版权所有:潜山新闻网 PDF版
往期回顾
发刊日期:2020年01月11日> > 总第202002期 > 第三版 > 新闻内容
乡间看大戏
新闻作者:聂玲慧  发布时间:2020年01月11日  查看次数:  放大 缩小 默认
  看一场年前的乡间大戏,这是我童年时代村子里的一件大事。这场赶在秋冬之交的盛宴,总是在农田空旷无边的时刻格外惹人向往。是的,田野里早已是颗粒归仓,三两点雪花翻飞的腊月,需要在乡戏的顾盼流飞里打发时光。
  德高望重的老队长提前一个星期赶早通知上了家家户户,“今年的戏班子是刘花屋那边过来的,发贴子的班主是我家的表舅子,都演过好几个村了,我们订在初三!”母亲欢欣的停下拉得正欢的鞋底,“莫玩了,莫玩了,去你家婆家喊她过来帮我杀鸡扦毛,顺便来住两天看戏。”
  正趴在地上滚弹子的我,连带着所有的玩伴,一哄而散。大家都知道,热闹的大戏就要开始了,该回家准备准备了。
  其实不仅仅是我家,整个生产队乃至附近的村庄都会沸腾起来,大家呼亲唤友,全家出动,那是乡间少有的“嘉年华”。这个时刻又是腌腊货的最佳时刻,做惯了农活的巧妇们极会利用食材,那些鸡翅膀、鸭脖子不适合腌制,她们就三下五除二的卸下来,放上八角,倒上料酒、酱油,用洋锅子小火红烧慢炖,这番繁琐而富有情趣的一大拨操作,成就了看戏前的味蕾盛宴。
  戏台子,就搭在晒稻场的正中央。
  几根木杆子五花八绑的竖着,中间由绳子支撑搭起一个帆布帐篷。戏台前后用布帘子隔开,分出前后台。我总觉得那个后台很神秘,咋就能冒出那么多的黑脸、白脸和红脸呢?
  锵锵锵……夜幕还没有降临,戏班子就开始了呼朋引伴的试声。咿咿呀呀的二胡拉起来了,心急火燎的我没有扒上几口饭,便丢下后面还在细嚼慢咽的家婆,带着我的小马扎跑出来了。路上三两的人群开始向戏台涌去,有驮着板凳,有手里拿着小椅子的……戏台前人越聚越多,黑压压一片。母亲和家婆到来的时候,已是人声鼎沸,熙攘一片。
  那些许久未见的亲戚朋友亲热地聊起家常,从年底收成,到儿女家事,顺着一群妇女们纳鞋底的梭梭声,延绵在一群姑娘们织毛衣的悄然无声里。
  当当当……鼓声一响,红色的大幕徐徐拉开,侧幕的二胡师傅把琴弦一拉,锣声骤起,虎虎生威的演员一声叫板,踩着鼓点以铿锵之势出场。观众忍不住有人大吼一声“好”,四面的掌声便响彻起来,大戏开场了。但见台上花红柳绿,水袖翻飞。一时间你来我往,咿呀嗟叹,煞是热闹。
  生旦净末丑,相约在戏楼。举手投足净是风韵的花旦,字正腔圆、慷慨激昂的老生……二胡悠悠的拉着,锣鼓锵锵地敲着,台下的人也并不简单的只当听众。
  遇上熟悉的戏曲,摇头晃脑的迎合着,高潮来临时,大声吆喝着“好”!台上的演员受到鼓舞,唱得更欢了。
  戏唱到一半的时候,会有短暂的打彩环节。长相甜美的花旦一边唱经典戏曲,一边擎着花篮子讨观众的赏。台下观众你十元、我五元的掏的心甘情愿。唱戏的就是跑江湖的,得给人家一口饭吃。遇上有点沾亲带故的,打赏给个20元,花旦还会唱些吉祥语。“祝愿我家心善的大哥啊,财源滚滚来……”
  坐在草垛子上看戏的我,其实并不能很清晰的听进去每个戏文。但我喜欢那种坐在高处的视“,舞台上面容各异的脸庞,水袖舞动时的衣袂飘飘,围观群众的神奇百态,连带着一些看戏时少男少女的朦胧心思,净收眼底。
  这方不到20平的乡村戏台,撑起了乡间生活冬闲欢愉的空中楼阁。世间的悲欢离合,就在不到3个小时的唱念做打里完成应有的宿命。而今,不用忍受冬风肆虐、坐在温暖如春的剧:里认真看戏的我,却格外怀念儿时的乡戏,似乎那就是镌刻在骨子里的乡愁。
上一篇 下一篇
 
| 备案号: